当前位置:首页 > 时评

取消“NBA” 没那么荒谬

  这件事儿你想必已经知道了,“NBA”这个词以后不准在央视出现,得称为“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了。不仅是央视,还包括其他电视台;不仅是“NBA”,还包括“CBA”“F1”“GDP”“WTO”“CPI”……

  不消说,这势必会遭到时评作者和网友的大肆嘲笑和批评。我们一开始也是抱这种态度,不过经仔细研究,发现这事情其实没那么荒谬……

  由于引进拉丁字母的汉语拼音成功推行,凡是识字的中国人没有一个不认识26个英文字母的。正因如此,现代许多英文缩语就干脆直接被中国人引用了。近年来每年大概都有几十到上百个英文缩写词闯入中文词库。如果认为这是汉字的拉丁化,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这是信息时代中外交流的必然结果,表明双语时代已悄然来临。说中文的人应懂一点英文词汇,说英语的民族也要懂一点中文词汇。从中、英两大语系国家的文化和经济实力来看,这也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想必许多人在刚学习英语的时候都用过这种方式:在“good morning”下面用汉语写上“古德毛宁”。其实在处理外来文字的问题上,这种音译的方式是很通用的一种手法。外来语较少的时候,经常采取音译的方式,如“吉普”就来自音译。解决汉英混杂的问题,也可以“洋文穿中装”,即把外来语化为母语。用音译的办法,把外文词汇翻译过来,经过消化吸收,把它们的模样变成方块汉字。

  在处理外来词时,还有一种词汇是意译的,或者是音译加意译。如啤酒(beer)、灯泡(bulb)、打的(take taxi)、迷你裙(mini skirt)、小巴(mini bus)以及近来兴起的微博(mini-blog)等等。改革开放以来,汉语外来字母词大量产生,这种借形兼借音的词语成为汉语外来词的新成员,并且发展迅猛。

  1994年法国议会通过了文化部长杜邦提出的“关于法语使用的法案”,简称杜邦法。法案禁止在公告、广告中,在电台、电视台播送节目中(外语节目除外)使用外语;要求境内出版的出版物必须有法语的概述;在境内举行的各种研讨会,法国人必须使用本国语言做大会发言等等。违者将处以罚款。迪斯尼乐园在法国落成时,法国政府就要求它把景点名称译成法语。[详细]

  法国文化部出台禁令禁止一切政府部门、文件、出版物或网站使用“E-mail”一词,相应的“电子邮件”之义改用法语中的合成词“Courriel”来表达,该词是由两个法语单词“courier”和“electronique”合并而成的。[详细]

  语言文字是人际交流的工具,是个约定俗成的东西。大众认可,才是硬道理。因为这东西不是象牙塔里的观赏品,是老百姓每天日用的。在汉字的演化过程中,很多民间流行的俗字、别体字,甚至是民间错误的叫法,对文字的发展和演化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而且,如果语言文字不扎根民间,就没有活力。

  无论是从我国历史上看还是对比国外的语言发展情况,政府或者类似的政治力量在文字规范和文字发展上都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政府的语言文字规范工作对语言文字的发展演变产生影响,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比如秦代的“书同文”。战国时期,秦、齐、楚、燕、韩、赵、魏七国争雄,文字礼制各有不同。秦国文字为大篆,其他六国文字也各有特点。秦始皇实行书同文,用小篆统一了六国文字。试想若让六国文字自然发展,这种统一在短时间内实难做到。政府的语言规划在战国文字的统一上起了决定作用。

  语言文字是要流通的,是大众的事,不能完全由精英说了算。语言文字不扎根民间,就没有活力。政府对语言文字的强制性规范甚至是再造,必须以民间的习惯为基础,能够达成充分的民间共识。否则很可能面临被淘汰的命运。在历史上,许多民族的精英曾经试图造过字,比如契丹大小字、女真大小字,但是由于没有在民间扎根,最后都没有流传下来。

  APEC的记者招待会后,我约了CCTV、STV的几名记者和一群MBA、MPA的研究生,讨论中国加入WTO后IT业的发展前景以及IT业对GDP的影响。读MBA的张小姐原本想去IT业发展,目标是当CEO,现在感到加入WTO后,IT业风险很大,转而想去Nike公司。

  大家好,接下来为您带来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为您直播的美利坚合众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您可以发送手机短信赢取每节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为您送出的美利坚合众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休斯顿火箭队队员XXXX的真品球衣。

  以后的周末我们可以上午看CCTV中国中央电视台转播的NBA美国职业篮球联赛,中午去吃KFC肯德基家乡鸡,下午去CBD中央商业区逛街,晚上开着SUV运动型多用途汽车去兜兜风。

  政府出台政策对外来词汇的使用加以规范无可厚非,但是这样不经讨论、不计后果强制推行的做法却很值得商榷。

  就在广电总局下达通知,禁用NBA、GDP、WTO、CPI等外语和缩略词的时候,我们肯定要问,怎么能这么说改就改?大家用得习惯了不说,在这一通知下达之前也没有人知会大家这些词有“问题”。如果说语言是一种通用的工具性产品,而且天生就是从俗从民的,只有使用者才对产品有发言权,也能为这种产品提出更实际的使用建议。不经讨论就推行不但会暴露政策的漏洞百出,还会给自己带上不尊重大多数,违反语言发展规律的大帽子。

  说到规范语言文字,无外乎两种目的,一是保护语言所承载的文化价值,二是维护语言的交流功能。要改就要两种价值兼顾,就得注意细节。像WTO、GDP这种涉及通用概念的说法,完全可以用汉语翻译来代替,不会对日常生活造成很大困扰。但像NBA这样脍炙人口的说法,寻找汉语中同样简洁、琅琅上口的并不容易。改长了,球迷有意见,还会降低新闻信息量,有关部门又情何以堪?再者,取消了这些约定俗成的说法容易,寻找重命名却没那么简单,既然流行,就证明有其优势,把NBA改成什么,值得广电总局和广大球迷及网友们认真讨论。

  对语言文字进行规范,古今中外屡见不鲜,秦始皇统一六国要规范文字,现代各个国家对外来语如何融入本国言语也做出过这样那样的规定。英语中保留了拉丁文,日、韩等国也吸取了很多西方文化标识的文字。一个国家这样做本就无可厚非,问题在于,一条没有解释、没有细节、没有替代体系的指令下来,谁能理解这一政策的初衷?百姓网民不知原委,问个为什么是很正常的,而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却沉默不语,眼看着结果走向了另一端,该怨谁呢? 网民没有错,政策的初衷也没有错,问题在哪里,大家一目了然了。

(编辑:bbin直营e世博新闻网)

特别声明:本网所刊载的“来源:bbin直营e世博新闻网”或“来源:bbin直营e世博日报”字样的所有作品,其知识产权均为bbin直营e世博日报社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否则视为恶意侵权,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