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全线“失守” 途牛跌出OTA第一阵营后难突围

  在携程入手TripAdvisor进一步拓展海外市场、飞猪借力阿里实现“双十一”业绩翻倍之际,已跌出OTA第一阵营的途牛(NASDAQ:TOUR)掉队之势不减。

  该公司日前发布的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其净收入为8.53亿元,同比上升11.7%;净亏损1260万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2800万元。同时,途牛预测,2019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4.38亿至4.62亿元,同比下降2%至7%。

  “途牛业绩下滑与其转型不力有关,即线下门店扩张导致相关费用不断增加,在OTA企业线下转型过程中,其规模、品牌认知、市占率等均不及携程系,扭亏难度较大。”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分析师陈礼腾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事实上,自2014年登陆美股以来,途牛绝大部分时间处于亏损状态,2015年到2017年,分别亏损14.6亿元、24.2亿元、7.7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达46.5亿元。

  “途牛的发展思路一直是以亏损换取市场占有率。上市初期,连续多年烧钱赞助综艺节目,营销费用急速攀升。在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又押注线下直营门店,使资金链承压。”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从途牛最新公布的业绩来看,该公司研发开支正不断压缩。2019Q3,其营收成本为4.72亿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27%;研发开支为6430万元,同比下滑17.8%。而主要成本增加仍集中在线下开店和购买流量,数据显示,其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为2.4亿元,同比增长14.5%;运营亏损569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为360万元。

  据途牛内部员工介绍,该公司研发成本下降与此前爆发的大规模裁员关系密切,部分研发部门被整体裁撤,以达到压缩成本的目的,“这更像一个恶循环,影响员工对公司的信心。”

  “公司人力成本有了进一步的下降,一些重点业务单元开始逐步实现独立核算下的盈利。”途牛公司首席财务官辛怡曾公开表示。

  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途牛资金承压与其高毛利板块业务表现不佳也有关系。该公司在财报中披露,2019Q3,其高毛利的海岛游及金融业务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导致毛利率同比下滑,仅为44.6%,去年同期该数据为51.3%。

  “由于此前的高投入并未带来高收入,所以途牛在近年不断压缩运营和研发成本,以期缩小亏损,支持线下门店发展。”该业内人士指出。

  2017年下半年以来,途牛的发展策略出现明显转型,从寄希望于品牌高曝光带来引流,到收缩营销费用转投线年一季报显示,其开业的220家直营门店,在当季实现对公司总交易额的贡献超过10%。

  景鉴智库分析师周鸣岐对财联社记者分析称,OTA向线下发展已经成为趋势,但线下旅行社盈利问题一直很难解决,而途牛资金并不充裕,很难抵挡资本更充足的“携程系”的冲击。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发展,途牛目前线家,对其交易额贡献约为20%。

  而“携程系”门店数去年底就已超过7000家。携程相关工作人员透露,该公司旗下三品牌门店(携程旅游、去哪儿旅行、旅游百事通),在今年已经完成销售额100亿元的既定目标,预计门店数量在今年底达到8000家。

  “携程和途牛都在抢低线城市市场,途牛以直营为主要发展模式,携程系则通过直营与加盟混合来拓展市场。”陈礼腾表示,途牛将线下门店的发展作为其开辟新盈利点的方向,而携程则是为了完善其使用人群,改变其商旅APP的固有形象。

  财联社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目前市场上直营店由OTA自负盈亏,租金、软硬件装修、人员招募带来较高的运营成本,而加盟门店则倾向于将品牌商和加盟商的利益相互,店租成本主要由加盟商承担。

  在“携程系”线下门店的压力下,途牛方面也准备发展加盟商制线月发布的研究报告中表示,途牛将在2020年重点拓展几百家合作门店,形式以加盟为主,回本周期缩短。

  “相比加盟模式,自营模式扩展速度不占优势,但可以标准化和细节把控,降低获客成本。从目前来看,两种模式的优势还都不明显。从盈利角度来说,途牛采取自营模式虽更有利于把控质量,但前期投入更大,不利于成本控制。”陈礼腾说。

  行业分析师赵焕焱向财联社记者表示,途牛发展加盟制的时机较晚,资金又不占优势,想要突破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及原有线下门店的竞争,短时间内很难实现。“途牛最大的问题是缺少核心竞争力,无论是境外游还是线下门店,都不具备优势,这一点依靠压缩成本是无法解决的。”

(编辑:bbin直营e世博新闻网)

特别声明:本网所刊载的“来源:bbin直营e世博新闻网”或“来源:bbin直营e世博日报”字样的所有作品,其知识产权均为bbin直营e世博日报社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否则视为恶意侵权,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